哺乳期乳房解剖學

使用超聲波掃描哺乳期乳房時,西澳洲大學Donna Geddes 博士開始對教科書上的解剖圖提出了質疑。標準乳房模型以Astley Cooper 爵士在1840 年編撰的《屍體解剖學》一書為基礎。在美德樂的支持下,Donna Geddes 進一步研究,並最終徹底改變了我們對哺乳期乳房的了解。

重大發現

西澳洲大學開展的研究產生了一些突破性發現,推翻了人們對哺乳期乳房解剖學原有的大部分認識。

重大發現為:

  • 導管開口數量為4 –18個(先前認為15 – 20個)
  • 乳導管在靠近乳頭處就開始分支
  • 以往所說的“輸乳竇”並不存在
  • 乳導管位於皮膚淺表位置附近,因此易於受到擠壓
  • 大部分腺體組織位於乳頭30mm 的區域以內

美德樂製作了一張新的哺乳期乳房解剖圖,展示新研究成果,如今許多教科書和互聯網網站都以此圖像作為研究基礎。

相關實踐意義

對母乳餵養實踐的三個主要影響:

  • 快速地引發首次噴乳對於實現高效乳汁排出至關重要
  • 媽媽必須佩戴大小合適的吸乳護罩
  • 哺乳/吸乳期間支撐乳房時,手勢非常重要

 

1. 快速有效地引發首次噴乳對於實現最佳的乳汁排出至關重要

由於沒有發現"輸乳竇",大量的乳汁無法保存在乳導管內,因此在噴乳反射發生之前幾乎無法排出多少乳汁。眾所周知,寶寶開始哺乳時,使用快速吸吮動作刺激“噴乳反射”。研究證實,快速引發首次噴乳有助於實現高效的乳汁排出。實際上,在最大舒適負壓下使用雙韻律吸乳模式的吸乳器時,前7 分鐘便會排出80% 的乳汁(Kent et al,2008).

因此確保哺乳姿勢正確很重要,這有助引發噴乳反射。同時吸乳時,應使用一種能夠有效快速刺激噴乳反射的吸乳器。

 

2. 媽媽必須佩戴大小合適的吸乳護罩

合適的吸乳護罩將避免對錶層乳導管的壓迫,有助於有效排空乳房。

 

3. 哺乳/吸乳期間支撐乳房時:手勢非常重要

由於65% 的腺體組織分佈在乳頭下方30mm 以內,而乳導管位於皮膚淺表層,因此,當哺乳或吸乳時要考慮手和手指的位置。乳導管和乳腺組織上的壓力可阻礙乳汁順暢地流動,繼而造成乳汁淤積,進而降低泌乳量。如果乳汁無法排出時,會產生一種名為泌乳反饋抑制物(FIL) 的蛋白質。當FIL 的數量增加時,下丘腦將收到一條減少催乳素的信號,因此將減少乳汁的分泌量。為避免出現這種情況,媽媽應諮詢哺乳姿勢,避免在哺乳或吸乳時產生對乳房過大的壓力。

研究摘要

 

Anatomy of the lactating human breast redefined with ultrasound imaging(英语)

The aim of this study was to use ultrasound imaging to re-investigate the anatomy of the lactating breast. The breasts of 21 fully lactating women ...

Ramsay DT, Kent JC, Hartmann RA and Hartmann PE (2005)

Journal of anatomy, 206:525-534

 

 

下載

“哺乳期乳房解剖學”資料

 信息圖連結頁面


吸乳護罩正確穿戴宣傳頁

 信息圖連結頁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