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麼是過渡乳?

在寶寶出生後的前幾周,母乳成分會發生巨大的變化。讓我們一起來探討過渡乳的非凡特性。

正如新生兒每天都有新變化一樣,母乳也是如此。當您開始分泌乳汁時,乳房可能會長到您想像不到的尺寸,而且乳房內部也在不斷變化。在第一周,泌乳細胞以及它們之間的相互關聯會為持續的母乳餵養進行調整。 從此時起到寶寶兩週左右,分泌的乳汁被稱為過渡乳。 

“隨著胎盤的脫落,母體內孕激素黃體酮的含量開始迅速下降,”西澳大學研究母乳成分的權威專家 Peter Hartmann 教授解釋說。 “隨著黃體酮的下降,乳汁的合成會增加並且母乳中的“標準”成分也會增加,但是需要幾週時間乳汁才能成熟。

母乳的階段: 過渡階段

如果初乳是寶寶的 ”啓蒙“ 食品,成熟乳是寶寶的長期營養來源,那麼過渡乳就是這兩者之間的橋梁。

 

可以把它們看作是母乳的三個不同階段,而不是三種不同的類型。母乳的基本成分在母乳餵養期間保持不變,但其各自的含量會隨著環境的變化而上升或下降。在這個過渡時期,它們每天都在變化,正如寶寶的需求也在不斷變化一樣。 

 

乳汁會發生變化是因為它富含具有生物活性的成分,包括細胞、激素和有益菌。這可不是在成熟乳「接管」前的簡單轉變。相反,這些變化是精心調整的,目的是適應寶寶的發育需求。

 

「影響乳汁成分的一個主要因素是母乳的分泌量,」Hartmann 教授說。「當乳汁供應量很低時,乳汁中的成分與供給增加時的成分不同。」

過渡乳: 數量增加

隨著不斷長大,寶寶開始需要更多的食物和不同的營養平衡。母乳分泌量也在此期間大幅增加: 您可能在 24 小時內分泌高達 600 或 700 ml 的乳汁,和最初分泌的極少量初乳形成鮮明對比。

 

” 每個物種的乳汁成分都是專門為了滿足其幼崽的需要 “

 

您的乳房現在處於「建立供應」模式,因為它們一直在學習您的寶寶具體需要多少乳汁。和您的乳汁一樣,乳房也會變得更加成熟。與初乳相比,過渡乳的脂肪含量更高,乳糖含量也更高(乳糖是一種可為寶寶提供能量的天然糖)。

 

「寶寶出生後兩三天,乳糖含量會突然上升,」Hartmann 教授解釋說。「當乳汁開始含有更多的中鏈脂肪酸 C10 和 C12 時,脂肪含量也會發生變化。它們不僅是一種快速代謝的能量來源,還被認為具有抗病毒作用。鈉和氯化物的含量在這個時候會降低到很低的水平,因此乳汁的鹽含量很低。」

蛋白質: 保持營養均衡

母乳中的蛋白質含量也會改變。母乳中有兩類蛋白質: 酪蛋白和乳清。當酪蛋白遇到寶寶胃裡的酸性物質時,就會變成固體(凝乳),這可以幫助寶寶維持更長時間的飽腹感。它還具有抗菌作用。乳清富含抗體並且呈液體狀態,因此更容易消化——這對新生兒尤其重要。隨著寶寶的腸道在過渡階段變得越來越有彈性,乳清和酪蛋白在母乳中的比例會從初乳中的 90:10 左右變化為一個月後的 60:40(如果繼續母乳餵養一年,比例會達到 50:50)。

 

這種蛋白質均衡對於人類來說是理想的狀態,因為我們的身體生長相對緩慢,而我們的大腦在變得又大又複雜。它還能提供寶寶大腦、眼睛和其他器官健康運作所需的所有氨基酸。

人類母乳中的乳清蛋白含量明顯高於其他哺乳動物的乳汁。牛奶中乳清和酪蛋白的比例則正好相反: 20:80(這就是為什麼牛奶不適合一歲以下嬰兒的原因)。

 

“乳汁是有針對性的,” Hartmann 教授解釋說。“ 儘管所有物種的乳汁中都含有某些成分,比如蛋白質和脂肪,但只要您仔細觀察其中蛋白質和脂肪的種類,就能知道它來自於哪些動物。每個物種的乳汁成分都是專門為了滿足其幼崽的需要。”

過渡乳的保護成分的變化

雖然您的寶寶還很小,但在最初的幾周內,寶寶已經開始發育出自己的免疫系統,需要您提供的即時保護逐漸變少。

因此,乳汁中保護性酶和抗體的濃度會發生變化。一些酶,包括乳鐵蛋白(一種保護性酶)和 sIgA(一種抗體)的濃度會下降,而其他酶(如殺菌酶溶菌酶)的濃度會增加。

“ 實際上,乳汁中的蛋白質含量會在此時下降,” Hartmann 教授指出。 “ 保護性蛋白質的合成速度保持不變,但它們會被分泌的大量乳汁稀釋。”

礦物質鋅、銅和錳(所有這些物質都有助於寶寶的免疫系統發育)的濃度也會隨著寶寶免疫力的提高而下降。

母乳何時會完全成熟

在過渡期間,您的母乳成分會有明顯的調整。在第一個月結束時,您的乳汁變得完全成熟。這意味著隨著寶寶長大,母乳已經變得適合寶寶。此後,不管您是繼續母乳餵養幾個月、一年還是更長時間,母乳的成分都不會有太大的變化……

有興趣瞭解更多嗎? 請閱讀我們的免費電子書 美妙的母乳科學 或閱讀我們關於成熟乳的文章。

參考文獻

1 Pang WW, Hartmann PE. Initiation of human lactation: secretory differentiation and secretory activation. J Mammary Gland Biol Neoplasia. 2007;12(4):211-221.

2 Ballard O, Morrow AL. Human milk composition: nutrients and bioactive factors. Pediatr Clin North Am. 2013;60(1):49-74.

3 Munblit D et al. Colostrum and mature human milk of women from London, Moscow, and Verona: determinants of immune composition. Nutrients. 2016; 8(11): 695. 

4 Pons SM et al. Triacylglycerol composition in colostrum, transitional and mature human milk. Eur J Clin Nutr. 2000;54(12):878-882.

5 Neville MC et al. Studies in human lactation: milk volumes in lactating women during the onset of lactation and full lactation. Am J Clin Nutr. 1988;48(6):1375-1386.

6 Kunz C, Lönnerdal B. Re-evaluation of the whey protein/casein ratio of human milk. Acta Paediatr. 1992;81(2):107-112.

7 Martin CR et al. Review of infant feeding: key features of breast milk and infant formula. Nutrients. 2016;8(5).

8 Lönnerdal B et al. Longitudinal evolution of true protein, amino acids and bioactive proteins in breast milk: a developmental perspective. J Nutr Biochem. 2017;41:1-11.

9 Casey CE et al. Studies in human lactation: zinc, copper, manganese and chromium in human milk in the first month of lactation. Am J Clin Nutr. 1985;41(6):1193-1200.